大连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
教育要闻

三代表委员议高校办学自主权一个声音:松松绑

经费使用束缚多,人才引进受限制,代表委员热议高校办学自主权——

三位校长一个声音:松松绑!

  “上半年的预算经费5月份才批下来,7月份就要搞前半年的预算执行审核。两个月要花掉半年的预算,不突击花钱,行吗?”谈到高校办学自主权,全国政协委员、河北师范大学副校长王长华首先拿执行经费预算开刀。

  在管理和使用经费上束缚多,是高校办学自主权受限的一个突出表现。“高校不比机关,在经费使用上有自己的规律。科研工作变数大,很难严格按照预算按部就班地花钱。”王长华说,“现在的情况是,如果到时不花掉那么多钱,明年你可能就拿不到足够的经费了。”

  于是,为了短时期内突击花钱,很多高校不得不大量购买可能根本用不到的设备,造成资源的严重浪费。

  实际上,松绑财权,只是国内高校放开办学自主权的众多呼声之一。“办学自主权包括多方面,如人员招聘、经费使用、专业设置等,现在的情况是高校被管得太多,干什么都要层层报批。”王长华说。

  以用人为例,河北师范大学师资队伍的年龄结构令王长华忧心。学校现有在职教职工2818名,35岁以下的青年教师只占一小部分。学校急需完成教师队伍结构调整,但每年只能招聘40人左右。“40人对将近3000人,这得更新换代到什么时候!”王长华说。

  这同样源自高校用人权的缺位。作为地方院校的河北师范大学,每年招聘名额由省人社厅审批,批下来多少人,学校就只能招多少,和当地党政机关一个样。

  “问题是学校不是机关,学校要抓住发展机遇,就需要雄厚的人才储备。一年招40个教师,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”王长华说。

  近两年,河北师范大学的招聘人数有所提升,达到60多人。然而,这却是学校找到省领导,协调之下把第二年的招聘名额提前用掉的结果。王长华说:“这不是寅吃卯粮吗?但实在没办法了,顾不上了!”

  面对同样的问题,从2005年起,河北农业大学用上了通过人才代理引进教职工的办法。全国人大代表、河北农业大学校长王志刚对这一批教职工,一直很愧疚。

  王志刚说:“这一批人,10年来一直兢兢业业,不少人已经成为业务骨干,有些人在职业发展上也到了要更上一层楼的时候。有一次,学校准备将一名业务骨干提拔为副处长,结果报告一打上去就被‘踢’回来了。原因很简单,这位教师没有编制,人事部门无法按照干部身份进行管理。”

  “高校没有用人自主权,不能给真正有能力的人以合适的平台,对高校师资队伍建设是十分不利的。”王志刚说。

 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“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”的表述,让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们对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充满期待。去年,教育简政放权力度进一步加大,教育部取消国家重点学科等10项审批,下放13项职责,转移、委托50项职责,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的意见》和《关于进一步落实和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 完善高校内部治理结构的意见》。这让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们实实在在看到政府改革的决心。

  “政府主要抓宏观管理,一些具体的事务可以交给学校,此外还可引入第三方监督。各方明晰权力定位和权力边界,这个大方向一定要坚持。”王长华说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河南大学副校长宋纯鹏说:“通过现有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解决政府用行政方式管理高校办学的问题,关键是政府要舍得放权。”

  “各高校对自己的办学实力是清楚的,我相信如果能进一步放开高校办学自主权,绝大多数高校都会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,办出高水平的教育。没有人会拿自己学校的声誉开玩笑。”宋纯鹏说。(记者 高毅哲 翁小平 3月3日发自北京)(本报记者刘博智对本文亦有贡献)

    《中国教育报》2015年3月4日第3版